从手机到电脑:终端改变对内容生产的意义

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媒介即信息。

先说自己的结论,从手机端到电脑端,对于熊猫小课的内容生产来说绝不仅仅是小屏到大屏,可以容纳更长的对话这样的差别。而是交互方式、课程设计等诸多方式的影响。

一、原来的熊猫小课学员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打开我们的课程?

  • 通勤路上?

我本人,以及观察群内活跃时间可以大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早晚高峰的通勤时间是大家较为集中阅读的时候。(1个观察,不一定对,有请李想在评论区内打脸)

那么在这个时刻,我们学员的注意力要和什么对抗呢?

虽然眼睛聚焦于手机屏幕上,但是我们从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周围随着位置移动而东倒西歪朝你扑来的陌生人,从而迅速作出位置的调整,以防接触的发生。

同时,就算带了降噪耳机,嘈杂的列车环境还是会成为干扰项,毕竟我们的认知资源还有一部分要留意列车的到站情况。

在多干扰源占据认知资源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就我个人体验而言,认知投入会降低,会更加快速地点击熊猫按钮,确保自己在到站之前阅读完当天的内容。

  • 工作/学习间隙 ⚡️

通勤还算是相对“完整一点的时间”了,在我的设想中,学员更有可能在等菜的间隙,某种生理活动的中间,以及结束工作任务后的休息时间,这些时间的共同特点是大脑并不处于“学习”模式。

自己代入一下吧,检查下你的屏幕使用时间(ios系统),每天花在“社交”这一项的时间有多少。

Attached or Addicted?

在这样的时间段拿出手机学习,其实是学员大脑的娱乐意愿和学习动机,一场艰难的战役。

要知道,上瘾是每一个产品经理的追求,在若干提供丰富奖赏的APP中选择微信,不去点开红点而是点开熊猫头像,真的是意志的胜利了。

我们何德何能配得上这样的胜利?

二、我们的课程是如何维系学员的?

沉浸式阅读。社群。作业和挑战。学分奖赏。

不断点击熊猫按钮是另一种形态的小红点,也是完课率的保证。但从知识习得的角度来说,真正起关键的是案例。

卡片的作用使得学习的过程中产生了情景记忆和语义记忆的融合。拿习惯营举例,时至今日我已无法准确复述出“爬行脑”的定义,但我能记住“爬总”的形象,和“边小蜜”的对话,以及在从床上爬起来跑步时候三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当我下一次处于同样的场景时,我会从长期记忆中调取相关内容,应用到当下。习得的知识对生活产生了正面的作用,我会在下一次娱乐和学习的搏斗中,天平倾斜一些。

三、变成电脑后有什么变化?

你不会在地铁或是公交上打开手提电脑,你也不会在等菜的间隙打开电脑,更不会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带着电脑。

你会坐着,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稳定地投入你的时间。

你不再在意流量,图片的加载不存在等待的时间,你可以外放音乐,也不会有微信的消息提示突然蹦出来。

这就意味着:

    1. 你有更多的认知资源可以分到学习这件事上。
    想想python的学习过程中,从头到尾都是吴枫一个人的叽里呱啦,我们有因为这样单方面的知识输入感到不耐烦吗?
    并没有。因为我们不再需要一个虚拟的助教来说出心中的疑惑,对知识的吐槽,而是用课堂中一个又一个的练习来检验知识的习得程度。
    2. 电脑上信息获取更加“无机”
    这个表述可能有点怪,解释一下好了。当在手机学习的时候,微信环境让我们偏向于相信屏幕的那边是一个真实的人类,当我按下熊猫按钮的时刻,对话真切的发生了。
    而在电脑屏幕上,吴枫的头像变得如此的小,python的内容学习构成了全天的内容,诸如案例中电影、动画片、住址这样个性化的信息出现,甚至显得有点突兀。

四、如何优化在电脑上学习的体验?

个人看法:

当我们从微信端到电脑端,定位不再是“碎片化学习产品”,目标也不是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那么对标的产品不再是得到这一类的知识付费APP了,而是Coursera, Khan Academy ,MOOC。

课程难度的增加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但如何改变内容让理解的成本降低,比如操作视频作为内嵌gif,再比如直接点击超链接跳转到其他页面,或是干脆改变产品形式。

截图自官网

现有的内容成为视频手稿,问题和提问可以直接定位到内容具体位置,在我看来,这些细节可能是使得熊猫小课的python学习和其他网课区分的关键。

五、内容部的转变

对,没错,我们是得学会python以及后续那一长串的单子。

但基于认知心理学的内容呈现才是重点,就像原来小课阶段我们学习项目管理不是为了成为项目经理一样,我们的存在是从零开始的快速成长,从而让学员达到同样的效果。

编程很棒没错,让别人也能“轻松”成为程序员才是方向。

以下碎碎念:

#为什么工作了我还要和麦克卢汉扯上关系啊!传播狗哭哭!

#但手机已经确确实实成为了人体的延伸,真要说的话并不是地球村,而更像是Matrix里面描绘的那样,大家通过wifi成为了一个共同体。

#周末加班写博客就是会出现这样逻辑不严谨的表述捏~

#在一段话前加上井号总有一种不会print出来的错觉。

“从手机到电脑:终端改变对内容生产的意义”的4个回复

    1. 赫伯特·马歇尔·麦克卢汉, ,是加拿大著名哲学家及教育家,曾在大学教授英国文学、文学批判及传播理论,也是现代传播理论的奠基者,其观点深远影响人类对媒体的认知。在没有“互联网”这个字出现时,他已预示互联网的诞生,“地球村”一词正是由他首先采纳。——搬下百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