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咪蒙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一篇不是读书笔记的读书笔记,写给《刻意练习》《认知心理学》《学习心理学》

 

其实打出上面那一串大标题的时候,我的心是冒着酸水的。

一面碎碎念:公众号上这都是什么jb玩应,老子能beats你十条街;一面口水skr流人家的点击率:老子的作收要是能battle她的一半,月入早就奔六了。

可惜,不管我再怎么画圈圈,扎小人,吃饭睡觉打豆豆,奔波儿灞终究是奔波儿灞,大家还就是喜欢人家的歪理邪说:我就是女权癌你打我啊,世界上全是渣男你咬我啊,老子修图师就是月入百万咋地吧。。。。

所以,这么个诡异的垃圾世界威胁论的心理表征是咋建立起来的?

不就是每天带着大家骂骂天、骂骂地,骂骂一面眼馋抖音里的大长腿,一面嫌弃身边土肥圆吃里扒外的渣男么?!

然后大家怎么就读着读着,hiu地一下子就脸红了、兴奋了、高潮了,舒坦了……

所以这种威胁论我们怎么就不能明着暗着的小透露一下——

你不学python就没法升职加薪,就会被时代抛弃,就会被白富美、被高富帅嫌弃——你瞅瞅你那损样,连一个亿的小目标都赚不来!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们的用户还tm就不吃这套:我告儿你,你可bai威胁我,威胁我你就是个垃圾,老子最棒棒了。

你看,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捏?

诶?我说不对吧……

那什么我们的元认知不是有监督作用么?按照常理来说,这毁三观的玩应儿它一冒头就该被元认知一个响指炸成烟儿,替我跟斯坦·李大爷打个招呼才对。

咋就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你大妈就不是你大妈了捏?

为啥捏?

因为:

你的认知决定了你的思维,你的思维决定了你的选择,你的选择会产生结果,你的结果会产生影响,你的影响会质疑的你认知。

蛇头咬尾,一切都是个只能前进,没有退路的怪圈。

那行吧,我打破它总行吧,又不是俄耳浦斯,老子想回头就能立刻托马斯头旋365度。

哥,脑袋能原地打旋儿的那是猫头鹰,您这神龙摆尾搞不好是要死人的。

(阿朗突然冒头,忘记要写什么了。。。。哭唧唧)

没办法,那我们只能啥事gay!呐撸哆!样的,和歪掉的元认知相爱相杀到天明。

就这样,我们粉上了毒液参差不齐的牙齿,迷上了容嬷嬷的小黑屋,稀罕了华妃凉凉的slogan,为小丑女打call,为灭霸生猴子。

你看到没,这一切就跟JLA的《两个世界》似的,一切都是反的,可我们就是喜欢。

就像,我们都知道熬夜会让你秃顶痛经阳痿早泄,可你不照样如火如荼舍生忘死的和晚睡水乳交融着?

为啥?

因为你觉得你身处在一片光明中,可事实上你在摸黑向前,不知道身处何处,也不知去往何处。只有一根线,一根被人Inception进你认知的线在扯着你,告诉你:嗨,你这该死的回魂尸,你的前目的地在我这儿。

你看多顺溜,像泡了潘婷一样顺溜。

所以,17关那尿性有点儿:

吴枫老师您前几天还跟我策码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呢,咋突然给我关小黑屋里loop着戳我脚丫子心儿呢?

您还不如直接给我个阿瓦达索命呢。

这就像六月艳阳,天透似水,连空气中漫着懒洋洋的微暖阳光气息时。您突然告诉他,木法沙是我杀的一样,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所以洗脑要一步步来,看看前人的比如山达基,比如曼森的成功经验我们就能得知——书读得越少,越会被骗。

越是没见过,你越会喜欢。

所以你喜欢毒液,喜欢灭霸,喜欢小丑女,你依然在等霍格沃茨的猫头鹰。

你见过渣男么?你个单身狗;你是女权癌么?!你个地铁上被踩了jio都不敢吱一声的怂货;你敢刷火箭刷跑车么?你个月末靠花呗过活的家伙。

那为什么我们喜欢呢?

因为那是我们既定认知中看不见的地方。

所以,你以为你在刻意练习着用户的思维,其实,你的思维也在被他们刻意练习着。他们会带领你走上老路,让你看不见周围的鸟语花香、彩旗摇摆、抖森妖娆。

那要怎么办呢?

简单。

U just need to F their brains out

“是咪蒙疯了?还是我们疯了。”的6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