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契约

教育契约

前两天,有个用户在微信群里讲了一句话让我觉着印象深刻:……知识付费要让人觉得值。

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因为我之前所了解到的信息是这样:教育(我不喜欢知识付费这个说法,段位低,像电商)是非标品,没办法判断是否值得。

但是今天,我又确切地看到用户在意“值得”这件事。

此事,应该被拉出来谈一谈——怎样让用户觉得,一个教育产品“值得”。

答案,我所未知的。不过我想根据自己所了解到的知识,接触到的现况,对此提出一个猜想。

能否感觉到一个教育产品“值得”,受以下几个变量影响:

  1. 差距
  2. 差距被完成的百分比
  3. 教育者在填补差距这个过程中的贡献率
  4. 参照系(纵):自己学习其他技能所付出的成本
  5. 参照系(横):别人学习同类技能所付出的成本

为了诠释这个概念,我举一个健身场景的例子。

  1. 我今天是个麻杆儿青年,我希望自己完成“学会健身、变得强壮”两个目标。通过和健身教练沟通,我拟定出一个具体的目标:懂得健身的理论基础知识和常规器械用法;175身高,150体重,15%以下的体脂。我今天的状态,和目标之前的距离,称为 差距
  2. 我们计划6个月完成这个目标,6个月后我掌握了理论知识,身体差距完成了70%。我认为差距被完成的百分比高于70%,低于100%
  3. 但是这个过程中,理论知识是我自己去学习的。教练只负责在训练的时候计划和规范动作。我认为他的贡献率不及预期。
  4. 健身50课,花掉我2W块。我学Python,24课,800块。这是纵向参照系。
  5. 我每节课平均400块,我偶然听到同事相同条件下只花了300块。这是横向参照系。

根据这个假设,抛开价格本身的因素。我认为,让用户觉得值,应该去做的有:

  1. 在教育行为发生之前,应该和用户产生一个“个性化”的签约过程。就学习目标(学为什么样),学习路径(学什么),学习方式(怎么学),达成一致。
  2. 履约。
  3. 尽教育者所能地去履约。

在此,最为让我诟病的莫过于我们的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在教育动作发生之前,根本没有“签约”的这一关动作。更不提个性化地签约。

于是,转专业者众,人生迷茫者众。教育者的失职。

时至今日,我们的教育现状还是:

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生死由天,各安天命。 “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

这都2018年啦!

以上,就是我对“教育契约”这件事的理解。

“教育契约”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